卡拍卖行小故事——越南篇-陈子雨

小故事——越南篇-陈子雨拉斯普廷
写在前面的话:
翻阅了很多游记,自己也尝试着写了一篇,挣扎了很久,发现自己写不出那种类似于旅游攻略一般的游记,毕竟我没有那么多的感触,也没有那么多的照片,我更多的是散布于整个旅途当中的心情与故事。所以我不打算写一篇传统模式的游记,我只想写一些故事武鸣人才网,
一些只属于我与你的故事
一、越南小姐姐+韩国姐弟篇
当Rachel说要独自一人去泡吧的时候,我还是有点担心的,但考虑到她之前在美国浪的飞起的状态,相比之下我才是too young too simple,算了,和她say goodbye就好了。不过因为是她的生日,又处在这么一个人生地不熟(后来我才知道,她熟人不少)的城市,所以我决定去给她买个生日蛋糕作为惊喜。
谷歌地图这种神器,到了越南以后几乎是失效的,因为越南语的复杂,很可能只是因为一个音标没有标对就找不到路了。所以我决定采用最传统的方式:问人。
于是我找到了前台的越南小姐姐:
Excuse me? So do you know where I can find the...the...the birthday cake?
不知道怎么说蛋糕店的我满脸尬笑,试图打破这寂静的场面。
小姐姐想了想,给我画了个地图,并且认真的和我讲解了一番,可是由于对周边环境的不熟悉,只能了解大概的方位。算了,靠自己吧!正当我准备按着地图去找的时候,小姐姐的朋友说了一句话:
Hello? I can take you to the bakery.
第一下的我没有激动,因为我完全沉浸在了……原来蛋糕店是bakery啊狂飙旧金山 ?
然后我才意识到,哇,我不用走路了!我嘴角的笑容完全的溢了出来,满口的thank you说个不停,然后就坐上了越南美女的摩托车。
纵身一跨豪门囚情,我坐上了摩托车,我清楚的听见了小姐姐的一句抱怨:
Oh, you are so strong.
我尴尬的笑笑,挠着头说sorry。
想一想,我是不是给外国人留下了一个中国人英语都不好的印象,除了thank you就是sorry的,连个蛋糕店都不会说。(手动尴尬)
坐着摩托车,驰骋在胡志明的街头,不禁想起了《3 idiots》里面阿米尔·汗骑着电动车飞奔在印度街头的感觉,晚风拂过面颊,明暗交次的灯光洒满整个道路,直至尽头。
如果说这段话的人是一个长发飘飘的妹子,而不是一个看着长发美女的死胖子,我相信,场景一定很美。
到了蛋糕店,我数了数身上的钱,心下想反正也不是给我过生日,于是我直接拿起那个最便宜的蛋糕,交了钱就往外走憨妻悍夫。出门发现小姐姐还在外面等我,原来小姐姐不是顺路,是专门送我一趟!刹那间,我在河内对越南积攒起来的坏印象全部灰飞烟灭,对越南的好感蹭蹭的往上涨,到了100还停不下来。
回去以后,我把蛋糕放在了事先和小姐姐说好的地方,然后就开始给Rachel发消息小职员之死 ,叫她下来吃蛋糕,可是懒惰的Rachel说什么也不愿意下来。没有办法,只能又上去一趟,把这位“何妨一下楼”女士请到了客厅。当我把蛋糕拿出来的瞬间,我清楚的看见Rachel的第一反应是拿出手机,准备给蛋糕拍照。好吧,已经习惯她的这个不良嗜好了。
给Rachel过完生日,她开始了她的夜生活,无聊的我只能继续去找前台聊天。小姐姐熟练的打开youtube,放了一首something just like this,然后开始和我聊天。
歌曲打开了我的话匣子,毕竟coldplay和the chainsmokers都是我最喜欢的组合之一。烟鬼的人品暂且不提,至少混音我还是很喜欢的。然后我们从coldplay聊到alan walker,再从sherlock聊到prison break,也就是此时,我才问了小姐姐的名字,她叫Huyen Nguyen,翻译成中文叫做阮萱,她说叫她huyen就好了。
事实上越南人民并没有大部分国人认为的那么落后温肾清肺汤,相反,在音乐、电视剧等方面的欣赏水平已经达到了比较包容的水平,毕竟国内的很多人还是分不清土嗨和电音的区别的。
正在我和huyen聊到兴起之时,来了两副东亚面孔的房客。作为东亚人的本能反应霸爱谋情 ,都不用多看就猜出来他们是哪国人:
Are you Korean?
Yep!
在我的盛情邀约下,这一对韩国人也加入了群聊。聊天的过程中了解到他们是一对姐弟方舒近况,是过来游玩的。姐姐曾经在台湾做过酒店的前台朴帅眉 ,所以对于中文也是略知一二,而且她还有一个中文名字,叫做善熙。但我觉得她太谦虚了,至少一口的志玲腔普通话真的很好听。弟弟善勇是刚刚服兵役结束,现在在上大二。凑巧的是,善勇、huyen和我都是97年的,这也让一群互相之间没有代沟的人有了一堆的共同话题。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十点,huyen也要下班了,我在她离开前和她约好第二天下午带我去一下统一宫和博物馆,毕竟有个本地人当解说还是比自己一个人瞎晃悠要好很多。
善熙提出一块去酒吧喝点酒,闲来无事的我答应了下来。一行三人去到了一个并不喧闹的酒吧,一人点了一瓶啤酒,就开始……看电视!电视上正在播放皇马的比赛,我适时的表明了自己“二十年美凌格球迷”的身份。善勇说卡拍卖行,他和她姐姐都喜欢足球,还问我知不知道热刺。我一猜就知道他们肯定要说孙兴慜,于是我主动的提出了我心目中的“亚洲足球一哥”。事实上孙也确实配得上这个赞誉。
于是我们从孙兴慜聊到了韩国兵役,又聊到了善勇所在的部队,一直聊到了十一点半才往回走。还没进门,就听到了Rachel的声音。
可怜的Rachel,并没有找到合适的男伴,十点多一点就早早的回来了,生日之行并没有她之前规划的那么浪漫。我适时的开启了我的嘲讽模式,然后关灯,睡觉,一气呵成。
也许是由于酒精的缘故,我一觉睡到十点多才醒,收拾收拾便在酒店等起了huyen。不知是不是前一天晚上临走时太过匆匆,乾贵士没说清楚,huyen竟然在统一宫等着我!我让前台小哥帮我叫了一辆grab,然后就开始飞往统一宫查传倜。
方才见到伊人的我还没有吃早点,便先被领着进了统一宫,参观一圈下来,肚子已经饿扁了。我给她说能不能到旁边找个吃的,她才意识到我还没有吃饭阿曼迪童鞋 。我问她有没有什么越南特色的吃的,她回我:
Do you know #¥%&?
完全不知道她说了什么的我一脸茫然。于是她很高兴的带我到了路边的店里,然后买了两个……包子?
拿到包子的我是一脸懵逼的,但是我也不好拒绝,毕竟我也不知道她说的是包子呀,而且买了不吃,不是浪费么。于是我拿着包子,再加上她买的越南特色果汁,在越南的最后一顿午饭就这么对付过去了。
吃完饭还没有一个小时,就到了他们下午茶的时间。于是小姐姐又开始问我了:
Do you know #&*@?
这次的我不敢怠慢,让她把我带到店门口,我才知道,她说的是Royaltea。她问我有没有喝过,我说我们那边有很多类似的店,但是我没有喝过这一家,于是我们又开始喝起了奶茶,照下了唯一的一张合照。

(我知道我很丑而且胖了,我自个儿先吐槽为敬)
她问我什么时候离开越南,我说明天早上我就出发了。她说她明天下午才到旅馆兼职,这时的我意识到,马上就是我们的离别了。
喝完了奶茶的我坐上了huyen的小电驴,穿梭在越南街头的小巷里,抄近道的路程比我来的时候坑钱的司机快了五分钟不止。
互道一声珍重,握了个手,这就算是离别了矮乐多,毕竟还有Facebook,有什么话还可以用手机聊。
Huyen应该算是我这一趟旅行路上的第一个朋友,她让我知道仙府奇缘,其实很多事情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难,只要你去跨出第一步,勇敢的去进行交流,其实没有那么多的隔阂,也没有那么多的成见,永远不要因为某些刻板的印象去固化了我们的思维。
与善熙和善勇是在第二天早上告别的,其实发现,韩国人只要你不和他们聊某些剽窃啊、萨德啊之类的事情,其实还是很好的。所以我从这时候开始告诉自己,No politics here,放下一些民族成见,去多吸取各民族的优点,对于自己来说也是一种提升吧。
轰鸣声越来越大,清晰可见的青草逐渐变得朦胧,最后化为一抹绿色,飞机缓缓的驶离了新山机场。我望着脚下逐渐变小的胡志明,脑中突然闪过我和善勇告别前的最后一句话。我的眼神穿过暖和的云层,对着明知看不见我的他们做最后的告别:
终有一日,我们必会再见!
2019-05-24 | 热度 89℃ 全部文章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