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西欧手表真伪小说连载点翠(41)-圆融玉文化集团

小说连载点翠(41)-圆融玉文化集团

正文 081黄金盘
看见在车上另外两个男人付小药眼角就是一阵抽动,这两个人膀大腰圆,一看就是打手,两双眼睛虽然不大,就那眯眯缝隙里透露出来的光芒总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看见这两个人,付小药并不觉得奇怪,黑市交易是不受法律保护的,多的是黑吃黑的存在。再说了,即便不黑吃黑,在那么偏僻的地方进行交易,身上揣着一堆现金,被哪个不长眼的给抢劫了也是正常的。
头天石守信被赶走了,第二天又巴巴的上门来,给她讲了一大堆黑市交易的事情,最后又让她非带他去不可。
付小药本来没答应,毕竟是受人所托的事情,胡静水也让她不用担心,说是万事有他。结果今天一大早的,石守信就跑到她门口,笑着说来接她,她一嘀咕,就知道是林枫给他泄露的消息,昨儿个晚上接到胡静水电话的时候林枫刚好在,她本来挺生气的,林枫结果打个电话来说他不放心。
付小药就算有气,也化作一腔柔情了。
她虽然知道如今干的这事儿有些不靠谱,有危险,可她实在想去,仔细想想就知道林枫为什么这么做了,恐怕也是担心她,又不乐意妨碍了她的自由,所以叫石守信跟着。
这事儿做的虽然有些别扭,在付小药心里却是乐滋滋的,以往是没人肯管她,如今有人肯管,她自然是高兴的,也有一分贴心在里面。
临到头见到胡静水的时候才觉得这事儿有些不好交代。
“这两个家伙是见过血的吧?”石守信在背后嘀咕,说着扬起笑脸上去拉着胡静水的手握了握,“胡大叔,别来无恙彭雨菲,我听小药说要跟你一块儿去淘换东西,就厚着脸皮求她带我来了。”
付小药注意到石守信走上去的时候那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胡静水也是愣了一下,随即笑着道,“石老身体还好吧?”
石守信笑道,“承您挂念,他老人家平日里没事就跟几个老前辈喝喝茶,下下棋,偶尔出来走动一下,身子骨还算硬朗。”
胡静水点点头笑道,“那就好,咱们上车再说。”
车是一辆旧的桑塔纳,很旧的车型,看起来也破破烂烂的,五个人坐这车刚刚好,那两个虎背熊腰的大汉一个开车,一个坐副驾驶,付小药三个则是坐在后排关东台片。
一上车石守信便笑问道,“上哪儿?东西从哪儿来的?”
黑市上的东西自然问不得来历,这道理石守信懂,胡静水也知道他问的不是这个,笑笑道,“就在城郊,到了地头就知道了。据说这次的好东西不少佟多多,老鬼给我透了个底,说是有件黄金的东西,到时候你们可得帮我好好瞧瞧邱圆圆。”
石守信闻言眼睛一眯,失声问道,“黄金盘?”
胡静水点了点头,石守信脸色大变的道,“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胡静水笑笑道,“就是去瞧瞧,我这不是瞧不准么?又没什么大碍。”
付小药听的云里雾里,可石守信的脸色不对,盯着胡静水道,“什么黄金盘?这事儿你不说清楚,我们还是别去了。”
胡静水闻言呵呵的低笑起来,“这么紧张做什么?本来黑市上的东西来历就是说不清道不明,有几样是正正经经的玩意儿?我不过想去开开眼,咱们即便买不起,瞧瞧也不行么?你们要是不想去,这会儿下车也没什么大不了。”
石守信闻言抿了抿嘴,解释道,“前些日子就有传言说彭山挖到了张献忠的黄金盘。张献忠你知道吧?”
张献忠付小药自然是知道的,当年湖光填四川的最大‘功臣’,明末农民起义军领袖,曾建立大西政权,与李自成齐名。其人多有奇闻异事流传,如入川屠蜀、江中沉宝等等。零五年的时候曾经挖出了不少银子,说是和千船沉银有关,后来国家介入,又找到了遗址,反正当时闹腾的沸沸扬扬的,后来就渐渐沉寂了,前些日子竟然又闹出了黄金盘一事枵腹从公,这事儿付小药还真不那么清楚,听这么一说,估摸着那千船沉银应该还没完事儿。
胡静水说的倒也没错,但凡有些名头的古玩,哪个来历会是清清白白的,清白的都在博物馆或者人家手里捏着呢,能拿出来放黑市上?依照如今人的聪明劲儿,手上有来历干净的东西即便是傻的也知道去找拍卖行。
不过,这胡静水跟那位警官的关系不是挺好的么?这件事儿可不是什么小事儿,他巴巴的跑去看,那位钟警官会没半点儿消息?
黄金盘如今该是警方重点盯梢的东西吧?
再看前面两位据说手上有人命的,付小药不由得一个激灵,也许这事儿没这么简单?
石守信面色沉静,也没有多话,付小药则是打定了主意不去多管闲事儿,反正她就是一打酱油的,有事儿没事儿都离这几位远着点儿就是了。
既来之则安之,石守信年纪不大,却是在这一行沉浮多年了,他都没什么意见,付小药也渐渐的放宽了心。
车从高速路上下来,又拐上了一条小路,顺着两旁的厂房渐渐的后退,只剩下偶尔可见的民房,胡静水指着一栋红色的砖瓦房道,“就在那边了。”
车在门口停了下来,一个小院子,院子口是一道铁皮门,人还没靠近呢,狗就汪汪的叫了起来,大门上的那道小门随着狗吠声被人打开,一个精瘦的小个儿钻出来,十五六岁的一个男孩子,脸上脏兮兮的,一双眼睛却是滴溜溜的到处乱转,一看就是个精明不老实的。
“小五,看什么看啊,开门啊!”胡静水呵斥道。
那男孩子眼睛在一行人身上扫了一圈,用袖子在鼻子上擦了一下,“我叔说了,不认识的不让进!”
“你个小兔崽子!”胡静水举起手来作势要打,小五一扭身便钻了进去,呯的一声关上大门,气的胡静水直跺脚。
两个壮硕男对视一眼,其中一个低声问了胡静水一句什么,胡静水笑道,“别着急,等下还会有人出来的。”
付小药和石守信两人见状则是闲闲的站在一边,反正能不能进去都无所谓。
果然,不出片刻功夫,就出来了两个流氓气质明显的人,说两人流氓气质明显,是以付小药少少的人生经历而言的,身上的衣裳穿的没正行,走路也是一走三晃,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年纪倒是蛮大,一个三十多接近四十,另外一个则是四十出头的样子,满脸的横肉,目光不正,走出来就是先冲着胡静水带来的那两个人上上下下的一番打量138雪糕网,“老胡啊,这几位可面生的很呐?”
胡静水也不怯场,脸一扬,指着石守信和付小药道,“这位,是石老的曾孙子,这位是石老的关门弟子。你们不认识,老鬼想必不会觉得面生。”却是不介绍另外那两个人。
那个四十出头的男人却是没那么好糊弄,下巴一扬,冲着那两位道,“不知道这两位又是哪条道上的?”
两人斜斜的看了那四十出头的男人一眼,很是不屑的别开脸去,显然是不屑跟他说话,胡静水拉着那男人压低声音道,“这人的来路你也别问,有好东西自然出的起好价钱。”说着将身上背着的一个包拉开拉链给那人看了一眼。
只一眼,那人就何不拢嘴巴了,胡静水这个包可不小,是那种大的登山包,里面满满的装着红彤彤的票子,看那体积,怕是不下两三百万。
走这条道的不少老板都不乐意让人知道来历,毕竟黑市上的东西很容易让人顺藤摸瓜给摸出来,到时候被查到了,钱财损失是小事,给抓进去吃牢饭可不是什么得意的事儿。
那男人看起来像是还有话说的样子,胡静水又道,“人是老鬼托我找来的,要不行,我们立马打道回府,以后老鬼要有事儿也别找我了!”
这次的货有些烫手,否则也不会这么着急的要出手,两个人看见钱就乐意了一大半,胡静水又是有些门道的,闻言连忙拉着胡静水笑道,“你们可以进去,这两位得在外面。”
胡静水闻言有些不太乐意的看了两人一眼,又将那两位拉到一边嘀嘀咕咕的说了几句,然后才走过来,从包里的钱堆抽出几张来,“拿去喝茶,帮我把这两位给照顾好啰!”
两人笑呵呵的接过钱道,“您尽管放心,我请着两位去喝茶,你们在里面慢慢挑。”
其中一个领着两人不知道上哪儿去,另外一个则是让人把门打开,放三人进去。
付小药也说不上是松了一口气还是有些失落,看了石守信一眼,石守信嘴角带着一丝笑意,这会儿却是全然没了平日里阳光少年的样子,眼神有些深沉,付小药不语,只默默的跟在他后面,进了大门。
进门才发现院子不小,三人开来的车破破烂烂的最是上不得台面,里面宝马奔驰什么的一大堆,还有些车付小药不认识,不过看那车型就知道价值不菲,石守信看见的时候都是眼光一亮。
由着那人带着他们进了房间,房间里的人可不少,三四十个的样子,看样子打扮都是非富即贵,好几个瞧见胡静水和石守信都笑着打招呼,一介绍便冲着付小药道久仰久仰,付小药也就跟着附和笑久仰久仰,心理面却是嘀咕,一个都不认识,久仰个头啊。
正文 082假中珍品
地下黑市交易龙蛇混杂,买家和卖家都不是独自来的,基本上都不跟生人套近乎,就是几个熟悉的说上几句。
打过了招呼,便只是跟同来的人轻声嘀咕。
胡静水低声解释道,“来这儿的都是竞争对手,咱们另外找个地方坐着。”说完也不多话,只将两人带到一个角落里坐下。
将两人领来坐下,胡静水便走开了去,翟山鹰只说是有事,他一离开,付小药便迫不及待的问石守信,“咱们怎么办?我怎么觉得有点儿没对头?”
石守信闻言笑道,“有什么怎么办的?咱们跟着后面捡便宜就行了。哪儿有又要马儿跑的好,又要马儿不吃草的。”
付小药见他说的轻松,不由得也笑了起来,心里掂量了一下,贵重的东西不能买,回过头来想了想,她本来就对在古玩上赚钱没多大的兴趣,就是想来摸摸宝贝,沾沾灵气捡便宜的,买不买都无所谓,只要别被误伤了就好。
石守信却是又道,“等会儿你做什么都跟我商量一下,既然来了就没有空手而回的道理。”
付小药不解,石守信瞪了她一眼道,“那些本来不太值钱的东西,咱们买两件假的回去又怎么了?”
干嘛要买假的?
付小药迷茫,那眼神看石守信像是在看傻子,气的石守信一巴掌拍在她背上,“你脑袋怎么就这么拐不过弯啊?真的假的谁说了算?”
当然是专家说了算!现在的专家就三个,石守信和她是一伙的,那个拉她来帮忙的肯定也要给点儿油水当封口费,价格不贵的古玩谁有那心情去鉴定真假,卡西欧手表真伪人家专家都是分分钟几十万上下的。
付小药恍然大悟,看石守信的样子就像是在看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低声道,“你怎么能挖社会主义的墙角?”
石守信被气的白眼一翻,懒得理付小药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胡静水又回来了,身上一股子烟味儿,刚坐下,就有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到屋子前方的一张桌子前,敞开嗓门儿道,“各位老板,欢迎光临,拍卖马上就要开始了。”
随着男人的声音响起,屋子里渐渐的安静了下来,众人都围着那个台子坐下,那个男人道,“第一件拍卖品是三国钟繇《宣示表》的拓本。”
“那个《宣示表》是什么东西?”付小药不耻下问。
石守信早就知道她就是一半桶水,对古代的东西有点儿真假能辨,就是不求甚解,陶瓷方面跟着石老学了些,一旦涉及到其他的方面就抓瞎了,因此低声解释道,
“钟繇,三国魏河南长葛人,字元常,官至大傅,故世称钟大傅。钟繇小楷,梁武帝萧衍誉道‘势巧形密,胜于自运’。笔法质朴浑厚,雍容自然。王导东渡时将此表缝入衣带携走,后来传给逸少,逸少又将之传给王修,王修便带着它入土为安,从此不见天日。现在传下来的是逸少的临摹本,字体端整古雅,结体略呈扁形,笔画已脱八分古意,全是真书笔法,是元常的杰作,也可以说是楷书之祖。”
话音未落,就看见一个光头小青年和一个长发青年拿着一副卷轴入门而来,两人将那卷轴在众人面前展开来,也不让人细看,只是草草的绕场一周。
胡静水擅长的是陶瓷,对书画并没有什么兴趣,付小药则是连半桶水都算不上,摸不到东西她就没辙,只能眼巴巴的瞅着转悠了一圈,始终就没瞧出那字帖哪儿好来,便伸手去拽石守信的衣袖,“怎么样?真的假的?”
石守信嘟囔道,“这屋子里黑不溜秋的,谁瞧的清楚啊。”
付小药倒是忘了这一茬了,如今眼睛越来越好使,跟猫似的,晚上别人瞧不见的时候她看啥都真真切切的,也不知道眼睛会不会跟猫一样发光……
那两个男人绕场一周后,将字画摆放在桌子上,台上那个男人道,“底价五万块,下面有兴趣的老板可以上来看看了。”
上去看,是初验,不能用手摸的,用放大镜看叶韦彤,用相机拍照上网查资料对比都没问题,付小药没动,胡静水的目标是黄金盘,自然也没有动作,倒是石守信有些心动的样子戴庚玲,在位置上磨磨蹭蹭的,游说付小药,“咱们上去瞧瞧?”
付小药不太懂规矩,只是看见上去的人都没有上手,整整齐齐的拍成一列等别人看完,这对于她来说没多大意义,光用眼睛她是没办法辨别出来的,只是低笑道,“你想看就去看吧,这个我也不懂。”
石守信闻言从凳子上一跃而起,飞快的跑上去,看的胡静水直摇头,“一般这种地方的东西一开始不会拿太好的出来,都是些似是而非无法辨别真假的。”
付小药不语,石守信的能耐她心里有数,打小就跟古董玩到大的,再次也比许多半桶水的水平高多了。
上去看的人虽然多,却是悄无声息的,下来的人也只是跟身边的人低语几句,甚至只是一个眼神,旁人根本看不懂到底是什么意思孙佳云。
更多的人则是根本没动作,付小药寻思了一下,不是东西不合胃口就是根本看不上了。
不多时,石守信转了下来,脸色平静,只一眼,付小药就知道那玩意儿铁定是假的了。
石守信坐下来,台上那男人便道,“诸位老板既然已经看完了,下面可以出价了,底价五万。竞价牌在面前茶几二层。”
石守信挑眉,“还挺先进的嘛。”胡静水闻言笑道,“要与时俱进。”
付小药才懒得管他们两个在打什么哑谜,挑眉问石守信何荣锋,“要报价不?”
胡静水笑,“要!”
搞的付小药一愣,莫非石守信给胡静水什么暗号了不成?难道那是真的?不由得又看了石守信一眼,果然瞧见他兴趣缺缺,胡静水却是一脸兴奋,拿起牌子来。
“五万五!”
“五万六!”
……
“五万八!”报价的人让付小药目不暇接的,胡静水拿着牌子一挥,叫价后又道,“老鬼,是不是该让咱们再验验啊?这价再往上就没什么意思了。”
台下众人也是笑吟吟的附和,看这些人的神色,再比照着这个价位,以及石守信所说的这件东西的价值,付小药突然悟了,感情这些家伙都知道这是假的,既然知道是假的还要买下来,多半就是存着买回去忽悠人的心态了。
那男人闻言笑道,“成瑙坎!这个价格就可以上来验验了。”
余下还有几个有兴趣的人上了台,胡静水不动,只是冲着付小药道,“付小姐帮我瞧瞧?”
石守信在一边道,“没什么看头,忽悠外行人还凑合,纸不对。”
胡静水闻言倒是来了精神,站起身来上去瞧了一圈,下来以后老鬼便又让众人继续报价,最终胡静水用六万块的价格成交。
付小药在一边感慨其买假货也能一掷千金,石守信在一边嗤笑,“别看他现在蹦跶的欢,遇上真东西你看他敢不敢下手。”
胡静水听了这话也不生气,嘿嘿笑了两声道,“我也就捣腾下玩意儿,现在内行人的钱可不好赚,还是忽悠下外行比较划算,何况,有些老板本来就不求真货,就想买件回去挂在书房里装逼,价钱太贵了不行,太便宜了也不行。”
胡静水这人也是鬼精鬼精的,想必不会做什么落人话柄的事情,付小药也懒得理会他,只是看接下来的拍卖品。
接下来的东西都是不大起眼的,有真有假,不过价格都不算高夜行观览车,并不太受古玩界人的喜爱,因为胡静水买了一件东西,付小药便有机会上去摸了两把,把油给揩了,便安心的听石守信的,没下手去买。
东西是一件一件的摆出来的,看了半天也没见到有什么有价值的,胡静水却是不着急,眼见着要到吃晚饭的时间了,这次摆上来的东西一报底价,付小药就知道依旧没什么看头,石守信在一边也开始犯嘀咕,“难不成晚上还要继续?”

2018-10-25 | 热度 91℃ 全部文章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