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通王国小舅的窦娥冤-守望香格里拉

小舅的窦娥冤-守望香格里拉

小舅的窦娥冤
文/陈俊明

小舅过世一年了。
守灵的日子,我已经给你的侄辈们、给你的孙辈们,简约说过你的故事,告诉他们送你时要在心里念叨,你无罪,已经在我们心里得到平反,可以安心去你的天堂。我相信你的亲人一定这样说了。
你走前一晚,村里人说,瓢泼大雨、几十年未听过的恐怖惊雷。送你上山火化那一天,天仍然大哭不止,亲戚们都担心村里乡亲送你路程及火化会太艰难,有人提议是否改送到县火化场?在你灵柩旁,在其实看不到大雨会停的雨棚下,我在心里默默对你说,知道你是冤枉的,在心里你早已被平反,由于一些特殊原因,你只是没有拿到那张盖着公章的纸而已,希望你谅解。我知道你平素是个骨格很重的人,不愿意给大家找麻烦。今天,全村人都来送你了,如果你能听到,请帮忙给为你哭泣的老天商量一下,送你的路上,希望能给老乡们行个方便,停一下雨。
冥冥之中,我觉得小舅确实听见了。所以在不间断的大雨中,亲戚们来商量出殡时间,我便给他们说,不用改变计划,我已经给你说好了,起灵后雨会停。同时我把你的冤枉简单给守在灵柩前的亲戚们又说了一遍。
对于雨会停,亲戚们大抵可能不信,因为有亲戚说,查了天气预报,全天大雨。我自己话虽然说了,也没有把握,毕竟是涉及老天的事。
起灵前十几分钟,仍然大雨,主持丧仪的人说,因当天属猴,属猴人送灵时可以回避。亲戚们就把我和另外一个属猴兄弟叫出,劝我们走。我倒是觉得无妨,但看好几个亲人来劝,想着别让其它亲人担心,就打着伞离开了,在路上,我再一次在心里说了一遍对你的请求和希望。
后来事是其余乡亲告知的,一起灵,大雨就停了,路程及火化的几小时期间,没下雨,火化快结束,大雨又来了,一切顺利。这个事情让我心惊,包括起灵前用听胡言乱语神态听我说“跟你已说好了雨会停”之类话的乡亲肯定也震惊。冥冥虚空真有东西。

家族两代人里,小舅我俩长得最像,白头圆脸,常有笑容,体型也相似。前几年一个表弟照了张我俩同穿体恤的背影,一窝弟兄姐妹故意评价,说长得一样,分不清。
许是这个原因,多年以来,我俩很亲近。
对小舅最早记忆大约是回家乡走路我骑在他肩头,他像狗一样喘粗气问我要不要下来走走我坚决不同意。九岁光景,有一天母亲坐在床头哭,我怕怕走到旁边。结果母亲对我说,小舅是坏人,见着不要理他。我有些听不明白。
不久后一天,我在原维西公安局二层砖混楼玩耍,听到有人轻轻叫我小名。从楼梯扶栏间探出头去,原来是小舅,在对面看守所屋顶翻瓦,我呆了,想起妈妈说的话,不知道该怎么办?后来我就跑了……
慢慢知道,说小舅犯了强奸罪,被判八年。偶而听父母谈论他,总听见父亲说,他觉得丢脸,他不管。
再次见到小舅是我读大学放假回乡,有天他赔着笑脸让我进他屋,给我讲了一大堆监狱里的美好回忆,说一个叫和兰英的狱警,对他很好,经常帮忙他写申诉书,他觉得和兰英喜欢他,他也喜欢和兰英,他要写封信,希望我帮忙。我强力忍住心里的笑,在他口述下,帮忙小舅写了封恋爱信,主题是回忆监狱美好时光并问兰英愿不愿意嫁给他。回信当然没听说有,在我看来,完全是小舅犯了单相思妄想症,但仍然依稀记得他讲述和兰英狱警爱他种种表现时的幸福表情。
监狱回来他已近四十,又患了几年单相思,心里放不进其它人,小舅便渐渐单身到老。几个舅舅家侄儿侄女也多,但他不愿在任何一个舅舅家住,甚至从不见他跟几个舅舅家有什么来往。听说有一次母亲从昆明回来去看他,也被他大骂一顿。后来村里传出消息,他讲他早已被平反,但国家赔偿金有几千万,被我拿着没交给他。只道是小舅人老颠东糊涂了,我们只能无奈笑笑。
其间,小舅跟我说过好几次,他没犯法,法院搞错了,若他做了,可让雷劈了他。动不动发毒誓,害得我也紧张,赶紧便顺着他话头说,他冤枉,法院错了,我一定帮忙他平反。但心里想,那个年代犯点男女关系被判几年情况好像也不少,牢都做满了, 还有什么意义去折腾一纸平反书?
说实话我一直没当什么事。回乡去他那里闲,给他钱,他经常理直气壮要求我多给几百,免得啰嗦。有一两次我故意在多一两百还是少一两百元上跟他拉扯纠结,场面温馨,我自己也满意。在家里老屋处住,听说他经常半夜如狼长嚎,我想那地是不是真有什么东西让他恐惧。后来就联合众表兄弟们共同给他换地方建了个屋,效果不错。后来几年,发现不对,给他的钱他一般一次性就会上街弄來一大堆东西,很浪费,便和大家每年共同拿钱,轮流保管,定时给他。失了跟他反复拉扯一两百元钱乐趣,但觉得心安,好像村里百姓评价我们还做得不赖。
直到有一天纳兰初晴,二舅去世后不久,我回村里,表弟玉福说有事找我。跟我说二舅去世前一直念叨:“小六是冤枉的,他绝对没有跟大姨妈做那事,希望帮忙他洗清冤屈。”
什么?跟大姨妈?年长小舅十五岁左右的亲大姐?我大惊失色,无法想像小舅的强奸案对象居然是他亲姐姐,村里都知道大姨妈智力有些问题,已经去世好多年。出事前,他们在一个屋檐下共同生活了三十多年,怎么可能?之前我还一直认为他是不小心跟谁犯事呢?
随玉福去找了他母亲——我二舅母了解情况,当时二舅母也已瘫痪卧床。二舅母告诉我,她不知道具体情况,因为是你外婆说的陆英姿,但她觉得绝对不可能,小六(小舅)肯定是冤枉的。
我没办法在村里问这个事英灵君王,回去问了父亲,问他为什么没管,三十多年前,父亲就在维西县公安局做政委。父亲告诉我,此案当时首先是外婆举报,他们一觉得特别丢人,二作为亲属也必须回避。就真没去管此事,只是有一次问了办案民警,办案人说家人举报,自己也承认了妻主当自强。他就没做任何干涉,后来对我们也没说全部实情。但他也一直觉得很蹊跷,只是真没有去询问过任何当事人究竟是什么原因?他觉得问不出来。
那是1977年的事情,外婆第二年就去世了,其它舅舅都分家在外,同住一起的大姨妈也去世了、二舅去世了、二舅母瘫痪卧床、只有小舅整天念叨着要我把国家赔偿款一次给他算了,别老是零零星星给。
我无法相信,想弄清楚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秘密。古丽扎娜

请法院朋友了解,朋友看后说,案件卷宗比较齐全,家人举报张鸿昌,自己被审讯后也有口供,现在当事人大多不在了,可能翻不了案。
我还是无法相信,按程序申请借出了案件卷宗复印件。
案件梗概如下:
1977年某一天,大姨妈(时年49岁左右)跟外婆(时年75岁)说,小六(时年34岁)昨天晚上来睡我了。外婆想了一上午,下午去找到社里民兵队长举报了此事,要求社里帮忙分家,把这两个人分开。民兵队长觉得这是大事,分别找领导做了汇报,并尽职尽责在一个多月后召开包括社妇联主任在内的若干积极分子召开事件分析会,经研究认为是强奸案,需要马上报告公安局。公安办案人员到塔城,托人找到小舅,说县木器社要招工,要他去塔城面试(这是在村里了解情况时知道的),小舅兴冲冲前去,被传讯。不知花了多长时间,口供几番几复,从一开始坚决否认,说我憨一点,但我大姐比我憨十倍,我才看不起她,怎么可能。到后来承认交代,还顺带交代出他与村外另一个未婚女孩睡觉事情。然后又否认,然后又承认。找其它相关人员了解,外婆、大姨妈、二舅母,无证言对小舅有利,没有人说绝对不可能几个字叶子宇图片,模棱两可。从此,就被关入看守所卡通王国,法院判决后,就到丽江监狱服了八年徒刑。
以上是案件卷宗反映的基本情况。而办案警察不知道的情况是,根据我后来调查了解,当时外公已去世,外婆年事已高,大姨妈,二舅一家,小舅一直住在老屋里,其余舅舅已分家,大姨妈有精神障碍,小舅也有点,小舅平素看不起大姨妈,偶而会打骂。外婆最担心两个有点傻还没成家的子女,平常还比较宠小舅,一直希望他俩也能成家单独有份田地…… 从外婆到大姨妈到二舅母到民兵队长妇女主任甚至到办案人员,谁都没有心要故意害小舅,如果真有错,每人可能只有一点点,事情荒诞,年代荒诞,一点点错误累加,我的傻小舅相当于搭进去了一生。
行了,不深层分析原因,总之,办案人员不知道这些家族内部琐事,卷宗里没有任何展现,但需要的小舅口供他们倒是拿到了。
若干年后,去问民兵队长和妇联主任,他们很紧张,只说一句,他们不知道南绫,因为是家里人说的。我理解那个时代和当时他们的心情,尽管他们参与研究并开会认为是强奸,但我理解他们,不想对他们抱怨什么。
法院朋友我也沟通了,也发了律师申请要求复核演艺链,我甚至说,我可以做主,请他们帮忙再去认真调查复核,给小舅一个说法就可以,不要再去追究其它任何人,也不要什么国家赔偿。但翻一个将近四十年前的案件只要一个说法,法院的人实在没有动力去找这个麻烦,我也理解他们。说实话我自己也很纠结,有一段时间也为家族里这些琐事感到很丢脸,就没有天天去法院催问消息。
只能选择尽可能做得好一点,把情况大致告诉了弟弟妹妹,希望他们也对小舅多一份亲近,他们也做得很好,回到哈达,尽量会去小舅处闲一下。
小舅前两年生病,到丽江住了两个月,费用弟弟妹妹我们一起承担了,病好了,小舅住得舒服不想回,还是表弟他们想办法把他从丽江骗回。
后辈的家族弟兄也很好,之前我没告诉他们实情,但他们轮流在村里关照小舅还可以。当然,没有人能与小舅做精神交流,也做不到。
听说他曾经两次偷偷搭车跑到香格里拉来找我,我没见着,都被表弟兄们及时找到送回。
也试图想问问小舅一些事啊!但一谈此事小舅就会进入一个我无法看清的情绪世界,或者大吼大叫,或者发毒誓。我只能告诉他,他已经平反了。
小舅,家里人都说我和你长得极像,一件指定莫须有的事情,你便赔了一辈子,家族苦难被你背走不少。相比之下,幸运许多都归了我们,谢谢你让这些在无常人生里变得平衡。你承受着无端羞辱,你几乎不与村里人交流,但除了偶而嚎叫,你没做过任何让村里人不舒服的事情。你的去世,苍天大哭,村里人都唏嘘不已,他们都来送你一程。
家族里几乎所有人都来了,包括你的小姐姐和小姐夫,我的父母亲踏破星辰 ,他们都从昆明赶来送你,大家都很伤心。
九十岁的喇嘛就在你耳边颂着经陪你走过黑暗的中阴进入天堂,你当然会进入天堂,你也会乘愿回来,相信你的下一世会非常幸福,因为苦难都被你带走了。
和表兄弟们一起洗你身的时候,我触摸到你的柔软和安详,把你的骨灰洒进金沙江时,我仿佛看到了你对人世的眷恋与不舍。家族里人都知道了你这一世的冤屈,我要求他们在祭祀你时认真对你表达,相信你都听见了。就把这文章当做一个真正的平反书,好吗?希望你好好看着,别让这样苦难,再回到这个家族。
你真不愿欠下任何情谊,家族里人没有二话,承担了送你走的所有,也算风风光光。但不久后表哥来电话,说你的银行存折里居然还有将近两万元钱,表哥问咋整?是否退还给大家?我想了想,干脆就以此为基础成立一个家族基金,不管那家有事,能从里面得到些支持余多多不多余,我想,这可能正是你想做的。基金名字我想好了,就叫小六基金,大家都同意。

文中图片均源自网络



查看2017作者相关文章请直接点击标题
《燃灯雪域》《维西又办高中》
《十七岁的出发》《三江并流的成长》

--- 感谢分享阅读 ---
请点击原文阅读 查看「守望香格里拉」更多文章
2017-12-15 | 热度 35℃ 全部文章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