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奇亚诺冰心:梦的启发-拾光的花花

冰心:梦的启发-拾光的花花
我从一场好梦中醒来。
我梦见似乎是一位导游的年轻人,把我带到一处楼上,一边说话一边拉开好几扇日本式的、很轻的糊着纸的门,屋里忽然亮了。楼栏外是一些无际的闪烁荡漾的湖光!那位年轻人说:“这前面是太湖,风景多美。你要是能回到这里来夏一波,有多少文章写不了李雨桦?看你的东西还不是都在这里?”我随着他的手指望去,果然榻榻米上还摊着我的雪白的枕头、薄薄的被子;矮几上还有我的纸笔和一把小小的画尺,当我拿起那一把小尺子的时候,我忽然醒了。

在开朗喜悦的心情里炳烛夜读,我按亮了枕边的小电筒,看我枕边的小马蹄钟,时间是清晨四点十分郭应泉。我又闭上眼睛,微笑地回想梦中去过的地方:那里有纸门、有榻榻米,像是我在日本的寓所血沃轩辕,但那座楼前只有小巷,没有湖光。我在云南呈贡三台山上的默庐,书桌对面是几里以外的昆明湖乌龙保镖。我在重庆歌乐山的潜庐石秀云,可以看到的是山下十几里外蜿蜒如带的嘉陵江。这个梦是把这几张画面重叠地放映了出来,给我布置了一个面对太湖,可以写文章的地方!
梦里的近在楼前的太湖,是我白天偶然注意到的墙上月历的一幅画面,而那把小尺子,是我昨天在一张书桌上的笔筒中抽出来的,不知道让哪个小孩子弄折了。这张书桌本来是我老伴的,如今是我女儿的了,因为现在她住进了这间屋子。

老伴被挤到我住的九平方米的小屋子来,和我合用一张书桌。我们像小学生一样日基奇,并排坐着,一男一女,一人一个抽屉。我看书时他也看书,我写字时他也写字,我们总是互相干扰幽冥魔剑。我现在出不去了,只有盼望他出去开个会什么的幽灵箭毒蛙,好让我有个独在的时间……是否在我的下意识里,曾希望眼前突兀着一张面湖的自己的书桌呢?真也难说!
据说一个人年纪大了卢奇亚诺,总是在回忆中过日子,想的、说的、写的,甚至做的梦也都是过去的事。我愿意往另一个极端想,就是一个人在小的时候,总在是想望中过日子,想的、说的、写的,甚至于做的梦也都是未来的事。理想原也是一个梦,一个青少年应该有自己的梦想。梦想自己和国家和人类的未来,把自己认为是美好的许多光景,重叠地构成一幅最新最美的画图易通宝,然后用你和你的小伙伴们一辈子的努力,来把它实现、完成。齐楚嫣那么,这种开朗喜悦的心情,也不会小于我做的这一个好梦!

1



想法丨发现丨习惯丨人文
让阅读成为习惯3u8858,让灵魂拥有温度
2019-03-01 | 热度 83℃ 全部文章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