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森堡大公国床上夜夜和情人偷欢,老公逼着怀孕7个月的老婆引产离婚......-妈妈夏天新款

床上夜夜和情人偷欢,老公逼着怀孕7个月的老婆引产离婚......-妈妈夏天新款

内容提要:她怀孕7个月了
老公却夜夜和情人偷欢
“你不配做我老婆”
他把离婚协议书丢她脸上
5年后,她让他悔不当初......
简姿妤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失望的收回了目光,自嘲的勾起了唇角,自己这个新婚新娘当的也着实可怜,新婚的第一天,丈夫就彻夜不归,她叹了一口气,将热气腾腾的饭菜倒在了垃圾桶里,然后睡觉。
凌晨四点钟,砰的声,房门被大力的推开,接着,刺眼的亮光瞬间将漆黑的房间照亮,也将姿妤瞬间从睡梦中拉了出来。突来的光亮让她有些不适应,下意识的迷住了眼睛,从而没看清来人。
“啊——”
姿妤还以为家中进了贼蛞蝓少女,下意识的喊出声来。
“吵不吵?!喊什么?!”冷厉的声音透着冷冷的不耐烦,姿妤的呼吸还有些急促,她的水眸往门的方向看了眼,身体猛地僵硬,接着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立即布满了红晕。
贺君麒懒洋洋的倚靠在门框上,身上穿着白色的衬衫,最上面的两个扣子散开,带着点邪邪的味道,狭长的眸子冷冷的睇着她。
简姿妤下意识的用被子把自己紧紧的包裹住,他阴鸷的鹰眸紧紧的盯着床上的女人,那力度好似都能将她盯出一个洞来。从来没有哪个男人敢这么大胆的看着她,姿妤红着小脸,眸子却回应着他。
她这才发现,他的眼睛是极漂亮的,漆黑深邃,一望不见底,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久久的沉默后,姿妤终于忍不住出声问他:“怎么了?”她脸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吗,他这样一直盯着她看。
姿妤匆匆的下床,连鞋子都没来得及穿,便道:“忙了一天,一定很辛苦吧,先洗个热水澡吧?”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跑向浴室。
贺君麒自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只是阴着眸子,一直注视着她纤细的背影直到她消失不见。
简姿妤进了浴室徐佳颖,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可是她却忘了,浴室的门是透明的,她在浴室内的一举一动,在外面都看得一清二楚。
无疑,这是个美艳的小女人,她有一头乌黑的齐腰长发,白皙细腻的小脸几近透明,一双狭长的丹凤眼一眨一睁之间都极其撩人,别有风情。
这是一个让男人无法抗拒的女人,只是,贺君麒的浓眉蹙了蹙,这种类型的女人,却偏偏是他厌恶的菜。
刹那间,他的眼眸中是浓浓的漠然和冷凛。
“水放好了,你……可以去洗澡了。”简姿妤出来,水眸氤氲着旖旎。
他的眸光一沉:“简姿妤,这么迫不及待的嫁给我,目的呢?金钱,地位还是声望于辰辰?”
贺君麒的话不留一丝情面,简姿妤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眸色泛过不解:“你说什么蓝蓝路教主?”
“怎么?你聋了吗?”贺君麒的鹰眸微眯:“我警告你,千万不要爱上我,那样会很痛苦。”
简姿妤略微古怪的看着他,然后红润的小嘴才微微张开说道:“贺少爷,提出这场婚约的人是你,可不是我。”
“那又如何?”贺君麒轻嗤了声:“我劝你不要太高估自己,我娶你有我的原因,但是,我警告你,我们俩的婚姻很简单,可以说是各取所需,这是一场无爱婚姻,千万不要妄自试图改变什么。”
简姿妤看着这个英俊的男人雷有辉,怎么也想不到在这样的外表下,包裹着课无比冷漠的心云裳小丫鬟。
她没说什么,唇瓣抿着,漂亮的眸子泛着倔强的目光看着他:“贺君麒,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娶我,又为什么要和我结婚?”
她的话,贺君麒自动忽略,深邃狭长的眸子里不带一丝感情,半响后,他才徐徐开口:“这和你没有关系,只是我有必要告诉你一声,如果你在这段时间表现让我产生厌恶的话,我可能会提前结束婚姻。”
提前结束婚姻?
他的话说的很直接,也很无情,姿妤一怔,然后眸子微闪,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她早就知道,这场婚姻,总会有结婚的那一天,本来就不该期待的,他这样的天子骄子,怎么会选择她作为结婚对象?
贺君麒,如果我们的婚姻注定是一场神秘的游戏……
那么,我简姿妤奉陪到底……
只是,我绝对不会,绝对不会向你认输。
等到贺君麒洗完澡时,已经是十分钟后了。姿妤想,他应该只是简简单单的冲了个澡。
正想着,他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门前,姿妤下意识的望去,然后一张娇媚的小脸立即红到了耳根处。
他的身材显然是极其完美的,精壮的身躯,结实的肌肉,六块完美的腹肌……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彼时,他的腰间只是简单的围了条浴巾,然后慵懒的站在那里燃犀奇谈。
一时间,房间里诡异的安静下来,姿妤甚至能听见自己微弱的呼吸声。
“还打算看多久?”
一句冷漠的话语将姿妤从幻想从拉了出来,她这才发现,自己这未经人事的小姑娘盯着这个男人看了足足有五分钟,她的脸更是红的滴血,莫名觉得这样不妥,即使他们是新婚夫妻……
她看见他的头发还湿着,便提议道:“我帮你拿吹风机吧?”
说着,她就欲下地。
贺君麒的黑眸一凝,看着大床上的小女人,眉宇间突然升起一股不耐烦:“不用了。”说完,他再也不想多做停留,正想转身离开。
“这么晚了你去哪里?”
不经大脑思考的话脱口而出,几乎是一刹那,姿妤就后悔了,自己管这么多干嘛?
果然,贺君麒以一种看怪物的眼光看着她,倏地,俊美无俦的脸上就浮现出一丝无情的冷笑ca1837,半响后,才幽幽开口:“简姿妤,别把自己太当回事,你觉得你的身份,配和我睡一张床?”
他的语气太过冷冽,以至于她有一刹那间的怔楞。他竟然在嫌弃自己?一瞬间,姿妤只觉得无比委屈,莫名嫁给他不说逍遥神游都市,还要受他冷落。
虽说,两个人之间的婚姻不过是一张白纸,只是,他一个大男人竟然这么说她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女子?她不知道是该怪他无情还是怪自己承受能力差。
她想说点什么,刚开口,才发现自己连一个简单的“恩——”字都说不口。
贺君麒不带一丝留恋的离开穿越之野人纪,房间里仿佛还残留着他身上薄冷的气息。姿妤第一次觉得,房间太大倒成了缺点,显得空荡荡的,一点也不温暖。
自己也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她的新婚丈夫,无疑是优秀的,俊美的脸蛋忽然之恋,显赫的家事,卓越的手段,精明的头脑……能嫁给这样的男人,真的很幸福不是么?换做别的女人,大概早就乐的咧开嘴了。
只是……
悲凉的是……
他不爱自己……
是的,贺君麒不爱简姿妤……
有一件事情,她一直弄不懂,既然贺君麒不爱自己,为什么执意要娶自己?甚至不顾他父亲强烈的反对?这其中,有什么隐情吗?
今天刚下班,姿妤便去了菜市场。虽然贺家有资质颇高的大厨,不过,她觉得作为妻子,还是应该自己动手亲自给丈夫准备晚餐的陈乃娴。这样才不至于让婆家人挑剔。虽然……本来也是挑剔的。
想着想着,姿妤觉得还是应该给贺君麒打个电话,她给自己找了个适当的理由,她已经是他过了门的妻子嘛!
怀着忐忑的心情,姿妤打了他的电话号码,过了好久,对方才接通,他的语气很公式化,一个简单的‘喂’字,也让她的心跳漏了半拍肉体转移,她赶紧定了定心神开口道:“我是简姿妤。”
对方似乎是滞了一下,姿妤甚至能想象到他皱眉不耐的摸样。
“有事?”他的声音低沉中透着疏离,姿妤的心里有些难过,却被她强行压制下去,她故作轻松的问他:“今晚什么时候回家?”
这样说又觉得不妥,末了又补充了句:“我准备好了饭菜,你要是晚回来,菜该凉了。”
对方似在沉默,姿妤甚至能听见话筒里轻微的呼吸声,她的小脸莫名一红,就在她以为贺君麒不会作回答时,对方懒洋洋的声音才响起。
“我很快回去。”
“好,那我等……”还没等她的话说完,贺君麒便挂断了电话。
他竟然就这么把电话挂断了?连声招呼都没打,还真是没礼貌!心里虽这么想,姿妤的俏脸却是笑靥如花,今晚,她一定得好好展示一下自己的厨艺。
姿妤买了大堆食材匆匆回家,到厨房开始忙活起来,可没过十分钟,就听见玄关处的声响王智胸围,姿妤一愣,竟然这么早就回来了?她立即解下围巾,跑去迎接,小脸上还泛着一丝兴奋的色彩。
“怎么回来这么早,饭菜一会就好了……”姿妤边说着边上前就准备接过他刚脱下来的风衣,可贺君麒却是轻巧的一侧身躲过了她,兰雨霖薄凉的声音透着厌恶。
“不必,我自己来就好。”
太过明显的疏离,让姿妤的眼眸里瞬间划过一丝失落。
“哎呀,糟了,我的菜……”姿妤只想着贺君麒这一茬,都差点忘了厨房她还烧着菜呢:“你先等一下,我先去去趟厨房张恋歌。”
她刚欲转身,手腕却猛地被人抓住,灼热的温度烫热了她的脸颊:“怎,怎么了?”该死的磕巴。
贺君麒的脸色愈发阴鸷,他的鹰眸看了眼厨房,冷声询问:“你在做菜?”
简姿妤楞了下,一时间也摸不清他的喜怒,只是瞪着大眼睛无辜的看着他,刚欲说话,倏地,一股烧焦味蔓延在客厅里,贺君麒的俊脸简直可以用铁青色来形容。
“谁准你在家里做饭的?”他不悦的呵斥:“你还真把这里当成你家了不成?”
姿妤没想到他会发这么大的火,不就是借了下厨房用吗,竟然这么小气,她的眼圈有些泛红,却还是固执的回答:“我只是怕你下班饿,就想着买些菜做给你吃。”
“以后没我的命令不要擅自做主。记住,对外,你才是贺家的人。”看着姿妤委屈的摸样,他的眼里没有一丝怜惜,末了又冷冷的补充了句:“马上找人去清理厨房,这种的味道,我不想再闻到第二次。”
什么叫好心当作驴肝肺,这就是了!
姿妤努力睁大了眼睛,不想让眼泪掉下来,她看着他捂着鼻子一副厌恶的摸样,心里的委屈越来越浓。卢森堡大公国
“贺君麒,你不要忘了,我既然是你的妻子,这也就算是我的半个家,为你做饭,只是出于一番好心,下次请你不要把话说的这么绝。”
贺君麒似是楞了一下,没想到这个外表看起来像只小猫的女人竟然会反驳他。他漠漠的眼神透着锐利,半响后才漠漠开口:“妻子?你认为你简姿妤凭什么能够做我贺君麒的老婆?”
他冰冷的话像是一把利刃狠狠的刺在姿妤的心中。接着,姿妤看他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份协议,她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
“如果没问题的话,就在上面签字。”
“这是什么?”她愕然问道。
“离婚条款协议书。”
由于篇幅原因,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扫码识别即可继续阅读

文章精彩后续,点阅读原文
2018-08-05 | 热度 53℃ 全部文章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