卤味花生平湖锦帆张—承—相交(3)、相伴(1)-半人马

平湖锦帆张—承—相交(3)、相伴(1)-半人马

7


“王德在给我讲翠湖今天的收益。”我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答父亲。
“嗯,你如今要努力学习了,卤味花生最好冬天就试着自己打理。”父亲点了点头,继续和母亲说话乞活天下。
大兄神色不明地望了我一眼。
我正心慌,他怎地这样看我,不怕被父亲发现吗?难道刚刚和王德的对话被听见了?就听见母亲的声音传过来。“官人,我刚刚正想说呢王湛生,您正好来了。”她还是一副慈祥的模样,“魄儿如今这么大了,又这么懂事能干,也该给他谋一门亲事了。”
母亲话音刚落,我们俩登时抖了三抖。我抖是因为这计划之前从未听说,惊奇的抖,姨娘看起来是有些激动的抖,大概是儿子终于要成家了希望找个好姑娘云云?可是大兄为何看起来如此平静?
我抖完立刻回复正常,恶趣味涌上心头,问向对面的大兄。“大兄可有心仪的姑娘了?”
父亲被我逗笑了。付瑞亭他摸摸自己不算多的胡子茬扇尾沙锥,对母亲说,“抬头嫁女低头娶媳。戚家虽算不上豪门大户,但也万不可委屈了魄儿。一切有劳夫人操心了。”
父亲这是带着野心了。
不说廉州在整个南方的地位,我们戚家就是独一无二的。就算是全部南方大户卢洪波,也没有能和戚家相衬的了。要想靠着大兄的亲事和北方皇室拉上关系吗傅满洲之血?
我有些可怜大兄连婚姻都不能自己做主。其实那时我还不明白,我的一切都不是我自己能做主的残颜弃妃。
大兄恭谨的应了,仍是一幅笑吟吟的样子聂凌峰,“一切有劳父亲母亲费心了。”
这就算是无条件答应帮着父亲北上了。
我让王德拉着那只雪白猴子的笼子车回了我的听竹轩。打发人去给猴子在院子的一角造“屋子”,又打发人给大兄送去了为迎接他回来老早就备下的青铜小鹿镇纸。心里琢磨着,是不是该给未来的北方嫂子备下一份贺礼。
“那就珍珠头面吧,我现在管着最大的翠湖,不愁没有好珠子。”我小声喃喃,心情十分愉悦。
这意味着我有了更光明正大的理由去翠湖了。
“少爷,您不能单去翠湖的,”王德把丫头沏好的茶端过来,无奈的对我叹息,“昌湖苗圃医学论坛,雪湖,烟湖,还有咱们海域里那些驻扎地,您都要去的宋智英。”
我嘬了一口茶,有点烫,有点香。“到冬天还好久呢,我来得及,你不用担心。大不了多跑几趟就是了。”
我转过头去看他,“而且这不是还有你这个得力助手呢吗,没问题的。”
王德被我劝的神色轻松了不少。我们谁也都没想到星罗棋布造句,该到的,不论你多么防范小心,它还是一样要到。说到底,不过都是一群十五岁的孩子罢了。

8
相伴
说好的初十去翠湖,我初八就到了。
上午的日头很足,王德在旁边给我打伞。刘淼正在潜水。
采珠人都练就了一身凫水的好本领,可以长时间的憋气,借着石头的重力在浅一些的湖底步行,甚至可以睁眼视物。
也是因为这样,经年的湖水浸在眼睛里,把光亮生生抹杀,年老一些的因此患上盲眼病。刘淼的眼睛这么漂亮,我觉得十分可惜。
或许有朝一日,想办法把他赎出来?
我看他渐渐露出锡管,露出脑袋,然后抛上来一网兜大大小小的蚌。
水珠顺着胳膊,手指落回到湖里,滴滴答答的响声,带着青翠的颜色。
刘淼看见我在船上,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往上爬的时候带了一丝焦急。
“你为什么叫‘淼’?”我试探着问他。
“道士说我命里缺水,娘就给我起了这么个名字。哈哈,结果现在真的离不开这里了。”
他倒是真的实诚。
我偷偷的笑。傻不拉唧的一个孩子。
刘淼吐出锡管,解开带子,笑嘻嘻的看了看我双胞胎伊莲,立马钻进了已经暖好的毳衣里。
戚家工每人一件加厚的毳衣供出水时的取暖,坏了破了都可以换新的。我自认为这条规矩订的十分好。
此刻看见刘淼的样子却还是觉得毳衣太单薄了。初夏的日头这么大,都只能勉强抵寒,冬天可怎么过?
我拽拽王德,示意他凑耳过来。
“跟父亲请示一下,每年冬天给戚家工两件毳衣,外加一条屋子里用的棉被。”
王德低声应了,又把伞低下来几寸挡住右边的阳光。
我蹲下来解刚刚刘淼抛上来的网兜,粗麻绳磨得手痒痒。
“少爷,这个东西腥气,您动不得。”王德过来阻止我。
我讪讪地看着刘淼,向他求助。“这玩意儿平常都是怎么弄的啊。”
他正拧着衣服上的水。看见我去解网兜,忙拽过毳衣披上,过来帮忙。
十几个灰扑扑的蚌壳就这么被他摆在船舷上。
“果然腥气的很白罴。”我撇了撇嘴,坐在一旁,看刘淼的下一步动作。
他从小包里拿出一个铁板子烈血暹士,一头又尖又扁agopoe,另一头则被打磨得圆圆滑滑桑相。
尖头撬入蚌壳,握着蚌身的手一用力,壳就这么轻松地被拨开了一条缝。他又把板子换过头来尼基米娜,伸进去圆滑的那一头,左右轻轻摆动陆金凤。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刘淼刚刚因为用力而皱起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来,从船尾摸出一个棉布兜子吴育奇,在下面接着,又一推板子头。果不其然,一颗小珠子就这么掉进了棉兜子。
扫描或者长按上方“二维码” 可以订阅哦!
2019-04-05 | 热度 58℃ 全部文章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