卤门冥想曲|南辞遇蝶-白衫卿

冥想曲|南辞遇蝶-白衫卿


那应当是一个百花竞妍的午后,日光温存的仿佛蘸了酒。大椿树凝神倾听着春的私语帕斯卡拉,淘气的鸟儿捣乱似的揉乱他的头发。短褐穿结的华发顽童静卧在他脚下杨廷鹤,正游曳在一场逍遥的酣梦中。
蝶翼轻盈蹁跹不肯休,向蕊细嗅流年多温柔。花的清芬因着它的畅舞霎时间盈满天地一条安达鲁狗,沉醉了那只名为庄周的彩蝶,回旋停顿的刹那,莫不是瞥见了自己前世的精魂?
我听闻,每一只蝴蝶都是从前一朵花的灵魂,回来寻找她自己。那么每一朵花里也一定住着一只蝶的旧精魂,留香候人寻。
许是那鸟鸣声太过清越,惊醒了那只走神的蝴蝶,啼破了一场红尘大梦,蝴蝶随风湮灭,但留顽童怅然若失吕瑞兰。
他不信眼下才是真实杜勤兰,总疑心那场幻梦才是今世,现在,他不过是走在梦里,梦醒之后,他还是一只逍遥的蝶,随风来去,任尔东西。
此身在今世吴英娜,彼身在忘乡傻瓜训兵营。别问我究竟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蝶是我月关作品集,我是蝶,我已在红尘一梦中沉醉少年。
皓水东流,哪管尘世夜与昼,蝶梦庄周,是梦是醒终难求。红尘离垢,鸳鸯蝴蝶的温柔,刀剑酿酒,风霜爱恨尽入喉聂小凤。朝生暮死,殉那春光蹁跹后,桃花扇上,谁人解开相思扣。王朝难留,秦皇汉武谁千秋,长生殿里,却问长生为谁寿神武八荒。

红尘梦渺,恍觉回首无可道,青史垂昭,执念终究懒计较。逝水涛涛杰伊加里克,山田光子昨日烦忧今全抛,苍生一笑,别问谁是谁的刀。机心散去,闲处寻个小茶寮,携手老妻本因坊道策,二三儿女膝前绕。白云锁深,不求神仙不问道,欢愉非少,肯爱千金惜一笑。
声明:文字由白衫卿原创,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来,是我的荣幸走,是你的自由我在白衫卿,卤门我在这里等你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2019-05-17 | 热度 47℃ 全部文章 | Tags: